博客网 >

抓狂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下午的时候,我站在别着工作证的几个服务人员面前,看着她们不断蠕动的猩红嘴唇,绣过眼线的青色眼皮上下闭合,纹过的眉毛上下翻飞。我还是站在她们面前,只觉得她们别在胸前的工作证上的数字不断晃动,霎时间有股气流直冲脑门,我无所顾忌的在大庭广众下冲她们大喊起来,说了些什么呢?我只觉得每个字都说得又快有准,没有停顿,像流水,不,应该说像山洪倾泻而出。Es muss seinEsse muss sein!就如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开头的鸣响和撞击。

小丫头,你冲我们嚷嚷有什么用呢?我们只是办事人员,你要找应该去找一年前把你的档案送到公安部备案的那堆垃圾!一个身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年妇女着剔牙状对我说。这阵刺耳的声音如同冰雪,瞬间将倾泻而出的洪水渐渐凝固。刚才仍然嘈杂、人声絮絮的大厅也在瞬间仿佛被凝固住。我的嘴张张了张,最终还是合拢了,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仇恨的,最诅咒的名词在眼前飞舞过,随着我转过身,离开前台,周围的凝固突然被砸碎了,又恢复了先前无处不在的嗡嗡的噪杂声。

 

我机械的坐在大厅里的座位上,望着灰色的地板但似乎又什么也没看到。眼前仿佛有面镜子,正照出自己由于愤怒而扭曲的面孔,应该是青色或者黄色的吧。愤怒如斯,你竟然找不到一个应该对此事负责的具体的人,有的只是代表着一群模糊面孔的单位或者集体。此刻你想,哪怕要是个有限责任公司都好办得多。集体负责在这里往往意味着没人负责。你居然这样有趣,会对一群在集体主义名下没有脸孔的人抓狂,就如一个疯子对着空气在大叫大嚷,这恐怕是一件再愚蠢不过的事情罢。

 

不由想起老同学L,又花钱又费力地上了北大经济学院与北大在线办的研究生班,后来这个著名的校办企业如这个著名院校的众多校办企业一样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倒闭,多方追讨之下至今未拿到毕业证。经济学院事不关己,说应该北大在线负责,这是以前人留下的滥摊子,跟他们现在的人无关。另一边的北大在线却早已杳如黄鹤。末了,搭钱又搭工的L仍然不急不怒,满怀期望。而像我这样的非当事人却早已跳上跳下,气得口吐白沫,怒火攻心。

 

反倒是老同学反过来劝我,算了算了,再想想其他方法,大不了就不要这个毕业证了。你不必这般上火。要想开一些。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你想的那样美好,也没有那么多的道理可讲,有那么多的原则需要坚持。现实中运行的逻辑从来跟你课堂上讲的不是一回事。

 

我此时已经不怒不急了,其实我已从很多年前就逐渐学会不生气,不伤心了,但今天还是忍不住怒了,足见修养不够。我开始惭愧起来。比起L,比其很多如L一般谙熟此等规律,又能平心静气的人而言,我的确已如老李说的不是社会人了。

 

Muss es  sein?不必非如此不可吧。

<< 小径交叉 长乐未央 / 轮回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又欠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