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姗姗,你在哪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是一个朋友给我讲述的一个名叫“姗姗”的小狗的故事,我想你也会喜欢上这只小狗,所以我就把她的话如实记录下来:

今天早上起来,照常收到了每日的手机新闻短信,其中一条的内容是:“申请低保主要以收入为依据,用手机、养宠物不再成为限制条件。”

看完之后,我在电脑面前呆坐了一会,这个突然如其来的短信打乱了我每日的计划,我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好了。我想是不是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他们是否知道这个新的政策了,拿起话筒,最终又放下了。是啊,知道了现在又能怎么样呢?

前些年,在我们家搬入新居之前,一直住在一个大杂院里。大杂院的很多楼房都是附近不少单位和工厂的职工楼。我们家不远的楼里,就住着不少纺织厂的职工,不过由于工厂倒闭,很多人都下岗了。在隔壁的楼里,住着老陈一家,他们家是我们这个院子里的一家低保户。陈大妈在附近的餐馆做保洁养活受工伤的丈夫,还有正在上学的孩子以及一位老人。

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家总是显得孤独而安静,偶尔见到陈大妈低着头提着黑色垃圾袋匆匆而过的身影,她几乎不跟别人打招呼。院子里的人对他们家的认知也很少,最多也就是说,哦,那家低保户啊……

那时候我在外面念书,假期回家,居然发现陈大妈家似乎突然变得很活跃起来。见我经过,陈大妈也抬头微笑跟我打招呼说,噢,三丫头回来啦。我也是第一次才近距离看清楚了陈大妈的面孔,原来她笑起来的时候也是那么和善和温暖。而不是以前我印象里的干枯的脸庞和一脸苦相。和我妈说起这事,我妈告诉我说,主要是去年的时候,陈大妈在垃圾堆里拣了一只被遗弃的串种小京叭,当时身上都在化脓,大家都以为快死了,没想到陈大妈带回去后,那小狗居然一点点恢复了生机,烂皮肤也好了,毛皮开始泛出了光亮。总之最后就是变成了一条健康而欢实的小狗,或者确切的说,成为了老陈家里的一员。

因为我们这个院子里养狗的人家很多,每天早上或傍晚时分,大家都会出来遛狗,由此就形成了不少“狗友”。原来彼此之前还比较陌生的人家,都通过每天的遛狗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他们的话题主要围绕着这些小狗展开,然后再牵涉到东家长西家短。老陈家也带着他们家的小狗出来遛弯,由于陈大妈对小狗一套护理的土方法颇有心得,所以还经常有不少人来向她讨教经验。我们家的小狗七七和他们家那个叫做姗姗的小狗玩得很好,遛狗的时候也老在一起,所以两家就开始熟悉起来。

后来,每年我放假回家,我妈都絮絮叨叨的讲着七七和姗姗的各种风流逸事。老陈家也不再显得那么孤独和安静,自从有了小狗姗姗后,他们家突然就像多了一个人似的热闹起来,家里多了很多欢声笑语,陈大妈话也多了起来,连经常在床上躺着的陈大叔也会做着轮椅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和别人聊聊天。这家人重新融入了大杂院的生活,再提起这家人的时候,大家似乎都忘了他们家的低保户背景,总是说,嗨,你说老陈家呀,……

但是,有人忘了,也总有人还清晰的记得这个低保户的背景。

前年假期回家,我正疑惑怎么看不见经常和七七玩的小狗姗姗的时候,我妈叹了口气说,有人向居委会举报了老陈家,说低保户怎么能养宠物。并且那个姗姗的确被老陈家照顾得挺好,长得那么招人喜爱,乌溜溜的眼珠,油光水滑的毛闪闪发亮,乖得不得了。举报人说老陈家喂养这个狗都是用的大鱼大肉。我听了很奇怪,问我妈,这有什么呀,居委会可以调查啊,大杂院的人都可以作证,他们家那些喂狗的东西不都是陈大妈打扫餐馆时拣回来的剩菜剩饭吗?要是那个举报人愿意的话,他们家也可以去拣来用啊。我妈告诉我,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啊。上头派人来看看了那只狗,后来正式来了通知,说让他们家二者选一,要么养狗,要么继续领低保。最后,他们迫不得已把姗姗送走了。

反正,等我看到陈大妈的时候,她又恢复了多年前低头走路的样子,只是这时候她走路的时候头更低,腰也有些驼了。可能真是上了年纪了吧。

再后来,听我妈在电话里说,老陈一家从大杂院搬走了,据说好像是回了老家的乡下。至于那个可爱的小狗姗姗,到底是送到哪里了,就不太清楚了?因为好久没见陈大妈了,也没听她说起来。我想,这么漂亮、人见人爱的小狗肯定是去了个好人家啦。

去年,在一次电话里,在讲了半天我们家的事后,我妈突然告诉我:也真奇怪,我们那个院子里有人看到附近一个垃圾堆里来了一只流浪狗,瘸了半条腿,样子长得很像以前的姗姗。我妈说,可是老陈家都搬走大半年了,姗姗也送走了很久怎么还会回来呢,不过她有一天扔垃圾的时候也看到了那只狗,外形很的确很像姗姗,只是腿好像瘸了,浑身的长毛都纠集在一起,脏得要命。我妈还忍不住叫了那狗一声,那只垃圾狗停下来看了我妈一眼,就迅速消失了。所以我妈很疑惑,一直在电话里问我,你说那只狗到底会不会是姗姗呢?

我当时正因为工作的事情心烦意乱,所以赶紧打断我妈说,行啦行啦,你别操这个闲心啦,天下的串种京巴狗都长得很像。大不了,下次你再见那只狗,给他点吃的就是了。

从此,老陈家和姗姗就从我们的生活里消失了,甚至也从大杂院人们的记忆里消失了。院子里的生活一如既往,周而复始。每天早上和傍晚还是很多人出来遛狗,他们看着彼此的狗,笑着说着,然后又带着各自的狗回到家里。

我在另外一个城市里也开始了忙碌的工作,每天要不顾尊严的挤几乎可以悬空而立的公交车上班下班,每天要看油头粉脸或者满脸粉刺、腆着肚皮的领导眼色办事。要做很多无用功,一切只是因为领导认为需要……慢慢的我也忘了陈大妈,忘记了那个曾经欢叫着绕着我腿,在摇尾巴,给我带来快乐,也给我们家七七带来快乐的姗姗,那个长着一双黑葡萄眼珠似的姗姗。

今天,在姗姗被送走了的很多年后,倒是这样一条新闻又让我想起了他们,低保户也可以拥有你啦,姗姗,他们也可以因为你的到来而获得一些小得不能再小的快乐和欢笑了。可是,姗姗,不会说话,懂事而又聪明的你,现到底在哪里呢?

 

 

 

 

 

 

 

 

 

 

 

 

 

 

 

<< 不如唱歌,不如跳舞 / 道德经·第八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又欠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